必威林丹羽超薪水至今未结清 团队:下一步法庭见

必威 1

当初豪言给天王“改过机会” 如今却拖着400万薪水不付

中青在线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慈鑫)5月16日晚9点零1分,林丹在微博发表《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称其与队友共7人自2016年1月与广州粤羽俱乐部签约后参加2016至2017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联赛,但时至今日,林丹与队友一直没有收到俱乐部应付的薪金。因此通过微博向广州市粤羽俱乐部以及俱乐部董事长高军、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付迅发布讨薪声明,称如果俱乐部不能及时解决欠薪问题,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此后,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表示,由于俱乐部的运营权已经交于付迅所在的公司,不仅林丹等七名队员被欠薪,俱乐部的教练团队以及作为董事长的他也被欠薪。高军表示将立即与付迅、相关赞助商联系,妥善解决欠薪一事。

浏览:206次

林丹

欠林丹钱的他们什么来头

必威 2

足球预测 | 亚盘实时交易 | 百家推荐分析

    
世界羽联最新排名显示,林丹在男单的排名已经跃升到世界第三,成为目前排名最高的中国羽毛球男子选手。然而,几乎在同时,林丹团队的工作人员告知媒体,广州粤羽俱乐部所拖欠的林丹的薪水至今未结清,而林丹早在四个月前就通过微博向俱乐部讨要薪水了。林丹团队的工作人员表示,将通过司法手段讨要拖欠的薪水。

本报记者陈开

5月16日,就在本年度国际羽毛球的重要赛事——苏迪曼杯混合团体赛即将在澳大利亚举行之际,中国羽坛爆出了一个大新闻,作为两枚奥运金牌得主、当今中国羽毛球“一哥”的林丹竟然也被欠薪,并且要通过公开讨薪的方式维权。根据合约,林丹与粤羽俱乐部签订的薪水为400万元人民币。

林丹自曝被拖欠薪金:超额比赛多次沟通未果

  林丹团队:下一步法庭见

谁能想到,谁敢相信,堂堂羽毛球天王林丹也会被欠薪?

5月16日晚,林丹通过微博发表了与其他6名队员的联合声明,称粤羽俱乐部一再拖延支付薪水,长期沟通无效后,队员们对俱乐部的态度实在是失望和无奈,被迫公开讨薪。并称如果俱乐部不能立即支付所欠薪水,7名队员将动用法律手段。

令许多人意外的是,两届奥运冠军、全满贯得主林丹,竟然也得讨薪。

  今年5月16日,林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称自己和其他6名运动员在羽超联赛中所效力的广州粤羽俱乐部拖欠他们薪水,如不立即支付全部薪金,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在声明中,林丹称自己和另外6名队员被拖欠工资。林丹在微博中表示,他按照合同已经完成了为俱乐部保级的任务,并且还超额参加比赛,并出席公司的商业活动和俱乐部所在地的社会活动,却分文未得。当时的媒体透露,林丹一个赛季的薪水达到400万,在林丹在微博上讨薪时,却分文未得。

前天晚上,“超级丹”通过微博发布联合声明,称广州粤羽拖欠包括自己在内的7名队员的薪水,如不立即支付全部薪金,会将对方告上法庭。据悉,应付给林丹的薪水为400万,不过他想要追回这笔血汗钱,却未必容易。因为欠钱的粤羽俱乐部,内部情况还不是一般的复杂。

广州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随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俱乐部欠薪的不止7名队员,还包括教练团队,甚至连他本人也被欠薪。高军表示,粤羽俱乐部的运营已经交给付迅所在的公司,他会火速赶往粤羽俱乐部所在的河源市,尽快解决欠薪一事。

必威林丹羽超薪水至今未结清 团队:下一步法庭见。5月16日晚,林丹突然在发布了一份联合声明,称自己和其他6名运动员在羽超联赛中所效力广州粤羽俱乐部拖欠他们薪水,如不立即支付全部薪金,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随后就回应称,作为俱乐部董事长的他也被欠薪,并表示,俱乐部成立后就将经营权转让给了惠州方面,随后河源市又成为了俱乐部的赞助方,运动员与教练员的薪水其实应该由河源市来支付。高军当时表示,要跟河源方面交涉,尽快解决欠薪问题,同时,也表示由于林丹讨薪的数额较大,暂时还不能支付林丹的工资。但林丹表示,如果不支付报酬,就用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

必威 3资料图:林丹。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随后,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做回应,称公司已将经营权转让给付迅所在的公司运营,自己也未领到薪水、是受害者之一。

  林丹微博讨薪后,事件也很快平息了下来。随后,林丹在一系列大赛中发挥出色,本周四,世界羽联更新了最新一期世界排名。林丹重返世界前三,成为国羽中排名最高的男单选手。老将林丹的状态回勇,对于正处在低迷期的中国羽球非常重要。由于林丹保持着世界顶级的状态,中国羽球才会赢得时间大力培养年轻新秀。随着时间推移,外界似乎淡忘了林丹四个月前的讨薪一事。然而,本周四,有媒体向林丹团队工作人员询问欠薪一事是否解决,后者表示俱乐部目前并没有支付拖欠薪水,双方也无太多交流。当问到下一步讨薪计划时,接受采访的工作人员表示:“法庭见吧。”

林丹怒了 夜发微博联名讨薪

去年,在林丹饱受负面消息影响时,正是在这家俱乐部的邀请下,“超级丹”才得以全面复苏,俱乐部也因林丹的加盟而备受关注。

  律师:恶意欠薪要追究刑责

在本周二21点发的讨薪维权声明中,林丹透露:去年在高军、付迅的邀请下,他加盟广州粤羽,征战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从2016年12月到今年2月,他一共打了8场比赛,保持全胜,甚至主动提出其中两场免费。但令林丹心寒的是,自己这么讲义气,俱乐部却没脸没皮,至今连一分钱工钱都不付。“在未收到俱乐部应付酬金的情况下,仍坚持完成了比赛项目。而我们运动员对俱乐部的体谅,换来的竟是一再的拖延!我们多次与粤羽俱乐部沟通支付薪金事宜,而至今俱乐部的解决态度实在是让人无奈及失望。”

这场本应是共赢的合同走到了如此尴尬地步,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羽超联赛伪职业化的顽疾。

  四个月时间过去了,林丹的欠薪问题仍未得到妥善解决。林丹团队的工作人员表示,将通过司法手段解决欠薪问题。由于林丹没有本人回应是否要“法庭上见“,尚不知,林丹是否真的要起诉欠薪的俱乐部。如果林丹真的要通过司法途径讨要拖欠的薪水,能打赢这场官司吗?

在讨薪声明后面签名的除了林丹,还有其他6名球员。林丹总共被拖欠的薪水为400万,超过另6人的薪水总和。林丹财大气粗,或许400万对他不算什么,但对那些不太有名的选手来说,还等着领薪水过日子呢。一位被欠钱的粤羽球员表示,他们多次通过各种方式讨要薪金,但俱乐部方面各种拖延,就是一毛不拔,不得已才想到“微博讨薪”。

林丹:请尊重运动员的付出

  陕西维恩律师事务所律师党小伟之前曾关注过林丹讨薪的新闻,他曾对华商报记者表示:“如果构成恶意欠薪,欠薪方不仅要支付拖欠的薪水,还有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党小伟律师表示,最近几年,政府对拖欠工资的现象非常重视,对于恶意欠薪达到一定数额,情节特别严重的,有可能构成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刑法相关的法律规定是:以转移财产、逃匿等方法逃避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或者有能力支付而不支付劳动者的劳动报酬,数额较大,经政府有关部门责令支付仍不支付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球队口气大 曾称给天王一个机会

在这份名为《关于粤羽俱乐部拖欠薪金的声明》中,林丹称自己和另外6名队员被拖欠工资。他们去年年初受邀成为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的运动员,并签订了合同。

  除了打官司还有没有其他途径讨薪呢?党小伟律师建议,如果林丹与俱乐部一直协商未果,林丹可直接向劳动监察机关举报和投诉。如果欠薪单位仍不支付拖欠工资,劳动监察机关会将其移送到司法部门。

林丹代表广州粤羽参赛,一度被当地媒体形容为“回娘家”,因为他的妻子谢杏芳,正是广州本地人。那个时候,恰逢“超级丹”出轨被曝光,光辉形象一夜间粉碎。当时宣布引进林丹,广州粤羽口气颇大,俱乐部董事长兼总教练高军就对外表态:不能因为一些场外事情,抹杀林丹对于中国和世界羽坛所作的贡献,所以愿意给林丹一个机会,不希望林丹因此错过重返赛场的可能。

林丹表示,粤羽的运动员不仅完成了为俱乐部保级的目标,并且还超额参加比赛。

       华商报记者梁军

那会儿的林丹,需要靠重登赛场挽救自己形象,粤羽俱乐部也乐意靠羽毛球第一球星的加盟,吸引球迷扩大影响。双方联姻,谈不上谁抱谁大腿,更像是干柴烈火,一拍即合。然而才半年工夫,双方说翻脸就翻脸。没错,粤羽的确在危难时刻伸了把手,但甭管林丹是不是因为妻子原因去的广东,既然他签了合同,按合同在场上出了力,就应该按合同拿薪水。谁说“回娘家”,就不能要钱的?

同时,运动员也出席了公司的商业活动和河源市的社会活动,如今却分文未得,这令“超级丹”直言自己很“心寒”。

董事长喊冤 我的薪水也被拖欠

在声明中,林丹表示俱乐部本应在赛前或比赛过程中按场次支付运动员的报酬。

有没有欠林丹薪水?这个可以有。有没有可能现在付清?这个真没有。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双手一摊,也是很无奈,“连我自己的薪水,也没拿到呢。”

“我们运动员为了不影响集体荣誉,在未收到俱乐部应付酬金的情况下,仍坚持完成了比赛项目。而我们运动员对俱乐部的体谅换来的竟是一再的拖延!”

按照高军对媒体的解释,他被林丹点名,纯属背了黑锅,因为俱乐部的经营权,前年就被转让给了第三方,也就是付迅的公司。“我本来是不上微博的,结果今晚有朋友告诉我出了这个事,我也很震惊,很着急。明天一早,我就会前往河源市了解这件事。”至于他出马是否能解决问题,高军表示不能打包票,“这个我现在不好说,但我只能说,我尽全力吧。毕竟运动员打了球,就应该得到应得的工资,对于这件事,我也没有什么好回避的。”

此前,林丹和队友曾多次与粤羽俱乐部沟通支付薪金事宜,但对方的态度令人失望。据媒体透露,林丹上个赛季的薪水达到400万,但目前他没有拿到一分钱。

高军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因为签了转让经营权4年的协议后,他也被欠了薪水,只是处于自己的位置,他还没办法像林丹那样,公开讨薪。如此说来,这个董事长真是当的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这份声明发出后,被欠薪的林丹得到了网友们的支持。妻子谢杏芳也转发支持他维权,“上面的,请尊重运动员的付出”。

李龙大庆幸 外国球员领薪优先

澎湃新闻记者也电话联系到了谢杏芳本人,她表示,一切问题在上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没有必要再对此作出回应。

其实被粤羽欠薪的,不只有林丹等签字的7名外地球员,据称其他效力该俱乐部的本地选手,也没拿到工钱。而且还有得知消息后,跑来讨旧债的,羽毛球前国手、女单名将王仪涵便爆料粤羽已经拖欠自己薪水三年,至今未结清。

球队董事长:我也是受害者

王仪涵通过微博表示,2013-2014赛季,她被租借到粤羽俱乐部。结果粤羽不仅没有支付上海乒羽中心的租借费用,该给她的薪水,也只付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始终拖着,后来干脆不接她的电话。不过按王仪涵说的情况,那时的粤羽俱乐部,应该还没有将经营权转让。

事件不断发酵,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的董事长兼主教练高军也做出了回应。

连林丹、王仪涵这般国手的薪水也赖,粤羽的做法够气人的。然而更令人生气的,还在后面。去年代表粤羽参加羽超联赛的除了林丹,还有韩国羽毛球名将李龙大、申白喆。结果李、申二人多次催促,加上官方介入,最后粤羽支付了他们的全部薪水……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同样是讨薪,外国球员就可以有优先权,不用排队的么?

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广州粤羽属于“背黑锅”的一方,就连他自己也未领到薪水,是受害者之一。

付账人难寻 三角债还是四角债

“不止是他,就连我自己的薪水,也都没有拿到。”高军在接受封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目前粤羽俱乐部其他本土球员以及整个教练团队其实都没有拿到任何报酬。

敢欠林丹的钱,莫非这家俱乐部真有什么来头?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的资料显示,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金为3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高军,法定股东代表为广州羽毛球协会。其他股东包括广东电视台、广东电台、广州日报社等。

在高军看来,这件事的主要责任不在粤羽俱乐部,因为俱乐部从上赛季开始将连续4年的经营权交给了付迅所在的公司和河源市进行运营,“这件事和粤羽无关,我们其实是背了黑锅。”

广州粤羽2012年曾夺得过羽超联赛冠军,但在经营上一直艰难,所以才会转让经营权。高军虽然是董事长,平时主要做的还是总教练的事情,经营方面则交给付迅的公司。据付迅个人认证微博显示,他之前似乎担任过广州粤羽的常务副总。

高军进一步解释道,俱乐部成立后他们就将经营权转让给了惠州方面,随后河源市又成为了俱乐部的赞助方,运动员与教练员的薪水其实应该由河源市来支付。

按高军的说法,林丹向广州粤羽追讨薪水,但他的合同,其实是与付迅的公司签的。付迅公司设在惠州,却在广东的河源拉到赞助,所以去年该队主场才会搬到当地,球队官方称呼为“河源农商银行队”,赞助商还包括人们熟知的某矿泉水品牌。但因为一些原因,经费支付的“中间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导致了现在的局面”。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很绕?那就对了,林丹讨薪,看起来更像是一笔三角债甚至四角债。

“今天将赶往河源了解情况,务必尽快妥善解决此事。”高军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力解决此事,给运动员一个交代。

对此林丹并不感兴趣:“他们之间怎么协商,相互间有什么关系,这和我们运动员无关。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薪水,这是他们必须要去解决的,其他没什么可说的。”林丹讨薪,天经地义,不过最后能找到谁来付这笔钱?这是个现实的问题。

然而,对于高军的回应,林丹并不满意。

深度解读

他在接受“体坛+”采访时表示,“他们之间怎么协商,相互间有什么关系,这和我们运动员无关。”

“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薪金,这是他们必须要去解决的,其他没什么可说的,现在我们就得用法律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了。”

羽超职业化再遇尴尬

原本,林丹加盟羽超联赛,让2016-2017赛季的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备受瞩目。

粤羽俱乐部董事长高军曾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与林丹的合作意向是正是在其出轨风波之后达成的。

“我们愿意给林丹提供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也不希望这位优秀的运动员因为场外的风波而错过了重返赛场的任何可能。”

对于广州粤羽和河源市,林丹是他们的金字招牌。而对于林丹,羽超联赛也是他实现救赎的舞台。

上赛季,林丹一共参加了全部七个主场和一个客场比赛,不仅以全胜战绩帮助俱乐部保级成功,同时也以火热的状态为接下来的全面复苏奠定基础。

这场本应是共赢的合同走到了如此尴尬地步,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羽超联赛长久以来存在的顽疾。

按照高军的解释,广州粤羽将经营权转让给了河源市,主场也放在了当地,而冠名赞助商则是河源农商银行,但为运动员支付薪水的却不止他一家。

连工资该由谁付都如此“混乱”,实在令人感到有些莫名。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广州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成立于2010年,是由广州市体育局授权广州市羽毛球协会,通过市场化运作筹措资本组建,由多个股东组成。队中曾拥有张洁雯、李龙大、王仪涵等多位知名球员。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查到,广州市粤羽羽毛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3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高军,法定股东代表为广州羽毛球协会。

但当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广州羽毛球中心,询问粤羽拖欠运动员工资一事时,工作人员表示并不知情,也从未有运动员向他们反映过此事。